本報特約–金融透視/防範風險:償付能力監管永恆的主題

中央日報 – 2013年5月28日 上午11:05

關乎保險市場化改革成敗的第二代償付能力監管制度體系(以下簡稱“償二代”)建設,每一步進展都被業內高度關注。日前,中國大陸保監會發佈《中國第二代償付能力監管制度體系整體框架》(以下簡稱“整體框架”),不僅明確了“償二代”的總體目標,確立了“三支柱”框架體系,還制定了“償二代”建設的若干基本技術原則,既為“償二代”建設勾勒出完整的藍圖,也為“償二代”各項技術標準的研製和測算奠定了堅實基礎。應該說,防範風險,是償付能力監管永恆的主題。本次“整體框架”中特別要求以風險為導向,全面、科學、準確地反映風險,識別和守住行業不發生系統性和區域性風險的底線。

 有效識別險企優劣

 實際上,在保監會提出建設“償二代”之初,業內曾有人擔心新制度會提高資本要求,導致保險公司經營壓力更大。對此,保監會財務會計部負責人則表示,“經過評估,保險公司資本總體上可以實現平穩過渡。”

 他同時表示,“銀行監管從巴塞爾協定Ⅱ向巴塞爾協定Ⅲ轉變時,理論架構和監管體系沒有變化,只是對資本數量提高了要求,因此造成融資需求較大,但保險監管從‘償一代’向‘償二代’轉變不太一樣,更多是一種體系和框架的轉變。第一代償付能力監管主要以規模為導向,業務規模越大,對保險公司的資本要求也越高,但“償二代”能力監管則以風險為導向。”

 與歐美相比,當前我國現行標準比美國保險監管的“RBC標準”略為嚴格,比正在制定中的歐盟償付能力寬鬆。可見,現行標準所存在的主要問題不是資本數量夠不夠的問題,而是資本要求的內部結構是否合理的問題。

 “第二代償付能力監管制度將有效識別優劣公司,推進建立公平的市場競爭環境。”保監會副主席陳文輝曾明確表示,第二代償付能力制度將建立保險公司風險管理的激勵約束機制和優劣公司的識別和差異化監管的機制。新制度以風險為導向,對不同的業務、產品、資產配置,根據其風險大小確定資本要求。

 “新制度將通過改進最低資本要求和準備金負債評估原則,及時識別各類非理性競爭行為的潛在風險,從而有助於抑制各類非理性行為,促進公平市場競爭環境的形成。”保監會有關負責人如是稱。

 新框架更注重資產配置

 顯然,要想在保險業下一輪洗牌中勝出,投資能力和風險管理能力將成為優秀公司的核心競爭力。前不久,保監會連續下發了5份關於保險公司償付能力的檔,政策逐步放寬了對險企資產投資比例要求的限制,也為“償二代”的政策出臺鋪平了道路。

 “這將使險企投資風險越低,帳面價值被認可的比例越高,保險公司償付能力充足率壓力也就越小。”一位保險資產管理公司負責人如是說。

 事實上,“償一代”與“償二代”有一個很重要的區別,即“償一代”沒有涉及資產組合、不同組合的風險。比如兩個公司的保費規模是一樣的,一個公司全部買的股票,另一個公司全部買的國債,他們的資本要求、償付能力標準是一樣的,這顯然是不合理的。因此,在“償二代”中將更加注重保險公司的資產配置。

 “從整體上看,償付能力監管標準II將推動險企資產向更長久期和更低風險資產過渡,同時險企為追求更高的市場一致邊際係數可能提高風險保障業務占比。”高華證券分析師認為,“償二代”對保險公司的挑戰除了需要在系統、人才、教育方面投入大量的時間和資源,主要還在於其對資產和負債不匹配狀況的重點關注程度。

 保監會有關負責人對此也表示,對於“償二代”的影響,從業務結構方面來看,產險和壽險的差異會很大。對於產險公司來說,其承保風險、業務品質風險在“償二代”體系下對其資本要求影響非常大。對於壽險公司來說,承保風險就不會那麼敏感。而更為敏感的利率風險,則對於壽險公司資產負債的匹配影響更大。

 強化險企風險管理能力

 來自保監會的資料顯示,2011年,保監會批准了66家保險公司增資900億元、15家保險公司發行次級債600億元。2012年,保監會批准了46家(次)保險公司實行增資擴股,累計增資636億元,9家保險公司發行次級債711億元。

 保險公司的實際資本,是指認可資產與認可負債的差額。而最低資本,則是指根據監管機構要求,保險公司為防範資產風險、承保風險等有關風險對償付能力的不利影響而應當具有的資本數額。

 據瞭解,“償二代”新制度引入“三支柱”模型,在現有制度關注量化資本要求的基礎上,更加注重定量監管與定性監管的有機結合。監管部門將在定量資本要求的基礎上,對保險公司的風險管理提出監管要求,對保險公司的風險管理能力定期進行評估,對保險公司的風險進行全面評價。

 根據保監會2012年開展的定量測試結果,對於那些風險管理能力較差、資產配置風險較高、資產負債不匹配、承保業務品質較差的保險公司,“償二代”對其資本要求會提高;反之,對於那些風險管理能力較好、資產配置風險較低、資產負債匹配度較好、業務品質較好的保險公司,不管其規模大小,最後對其資本要求都會下降。

 可見,“償二代”新制度將保險公司的風險管理能力與對其的資本要求直接掛鉤,對於風險管理能力強的公司,可以調減其資本要求;對風險管理能力差的公司,提出追加資本要求。因此,新資本監管制度的建設和轉型過程,既是完善監管制度、提高監管水準的過程,也是行業風險管理能力的建設和轉型過程。

                   (大陸國研網專供,作者:肖揚)

【中央網路報】

……..文章來源:按這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